25
06.2015

Project-L(ove)_F 愛情計劃(3):三角困局(一)

生活品味   藝文創作   戀愛心情  

Project-L(ove)_F

愛情計劃(3)三角困局()

1. 僱傭兵Alice

  「AliceAlice!醒吧!醒醒吧!」

  「Alice!你還在夢遊嗎?Alice!」

奇怪?是夢嗎?為甚麼我會在這裏?

萬里無雲的晴空,山在上,森林在下,一身迷彩軍服,手執半自動步槍,腰間左邊有軍刀,右邊有中國製舊款黑星手槍,但很耐用。輕便背包內還有水壺、乾糧、軍用緊急器物。頸項上的鍊墜,鍊墜盒子內藏毒藥------一旦任務失敗,被俘擄時服用的,還有一張小小的相片。相片中人跟Alice模樣差不多,卻非本人。Alice跟著一小隊七個男人,準備攻入山上的地堡。帶頭的本來是I國的王子,現在卻是流亡游擊份子頭目,國家被毒梟給策反推翻,是軍人政府與毒梟合謀的。後者勢力很大,現在的所謂政府,在I國的王子Kyata及臣民心中,只不過是叛國賊而已。I國本來在哪兒?夾在兩個大國AC中間的一個小國而已,最多是H城的十倍大,卻是戰禍連年,也是一個三不管的地方。前年,大國A曾想把毒梟連根拔起的,自以為是地派軍進攻,卻換來擁有地利人和的軍人政府與毒梟聯軍給輕易擊潰,還有軍人被俘擄成為人質,大國A的政府還因此而垮台。當然,鄰近大國C表面是中立的,但暗地裏有否上下其手,根本無 人知曉。後來,大國A學乖了,運用策略扶植當地的宗教勢力------Kyata的父親密謀反攻,槍械軍火及資金源源不絕地供應。結果?不就是現在的情況------戰禍連年!Kyata的父親也因此戰死沙場,屍骸不見。

  「Alice!你在幹甚麼,醒了嘛?」

  小隊的綠色迷彩軍服,跟山上矮木林的顏色差不多,小隊像蟑螂一樣匍匐前進;加上夜沉沉連一點星光也沒有,敵方也因長期戰爭而偶有鬆懈時。Kyata用手勢示意向前,Alice即迅速先行,在地堡附近有一門機關炮,藏於地堡口的附近位置,不先把它幹掉,後來者休想有命前進。Alice以極快的身影竄進地堡口的機關炮台,兩個敵方士兵在打瞌睡,睡眼惺忪之間,兩人的頸喉處已分別被劃出了一條血痕,手法又快又狠又準,連呼喊的機會也沒有就倒下來了。三分鐘過後,一切都平靜下來,Kyata就知道:她又成功了!手勢示意我隊前進吧!

  黎明時份,Kyata的軍隊已遍布山頭,得到了制高點,往下看的村莊在戰爭中,應是囊中之物,只在於時間。當然,叛軍跟毒梟不和是有利於Kyata的一方。叛軍跟毒梟只不過是利益同盟,沒有利益時,雙方容易散伙;這始終不及有精神及宗教信仰的Kyata和他的軍隊,那麼團結及有戰意了。當後者攻得急時,前兩者就暫且放下私利,共同對抗敵人。當大國A積極支持Kyata的時候,大國C卻又蠢蠢欲動。總之,這樣的三角關係,糾纏不清,難解難分。

  Alice!你還在睡嘛?」

Alice是僱傭兵,國籍不詳,暫且有I國發出的臨時國際護照。不!Alice是一個謎,沒有人知道她參戰的理由。不過,她每次都會問人:

  「有沒有見過像我模樣差不多的人?」

    被問的人卻多半誤解她的意思,因為其中多數會變成死人的,那又怎會明白她箇中的意思呢?

  Alice!你還在追嗎?」

一年前,Kyata被毒梟圍攻。Alice出現,徒手殺死四個毒犯敵兵。不!是手刀!她的手掌及手肘不知用甚麼黏上了鋒利的斷刃,而她攻擊的全都是要害,一撃敵人就倒下,沒給對方第二次機會。Alice很是沉靜的,絕不多言。Kyata告訴她要以宗教復國及消滅毒梟的時候,Alice只說:

  「讓我也來打吧!」

  「……

  Kyata點頭,卻不知道說一些甚麼話好。如果你以為Alice是大塊頭和男人婆,那就錯了!至少,Kyata雙眼是明亮的,尤其當Alice戴上軍用面罩說話時。一米七八的高瘦身材,均勻的身軀配上健康的膚色,耳環是裝飾用的還是一個標誌……那是當時Kyata的第一印象。

曾經有兩個士兵以為Alice,只是一介女流而已。

  「喂,那女的。可不可以上?」

  「我勸你免了吧?」

  「但Kyata沒有公開說是他的女人喎!我們習俗都是公開認頭的呀!」

  「或許,她是例外的?」

  「那女的,好像叫Alice,你不上我上」

  「喂!你喝醉了沒有,又去搞事。喝酒吧!不要去!」

  「不!你看我的手臂,大的硬的像石塊,我下面的也是,我現在就去上,試試看!」

    試試看的結果,就是那個士兵付出了代價------沒有了雙眼。聽說那個大塊頭闖帳,看見了不應該看的,Kyata為正軍法,也為保護了得的Alice,終於公開認頭了。不!不是認女人的習俗,而是依照他們男人的俗例,AliceKyata雙手雙拳對碰,Kyata又以掌迎撃Alice的拳頭,然後是相反再作一次。這,是認定自己人的誓盟,結拜成兄弟的意思------這是I國習俗的含義。但事實上,啊不對,是「兄妹」!從此以後,沒有人敢碰Alice。關於她的傳聞也不脛而走,有人說她為了尋人而成了僱傭兵?也有人私下叫她「中國花木蘭」------代父從軍?也有人說她在中國的武當山煉成了神功,在城市沒得發揮,所以成了僱傭兵藉以賣命維生?

始終,沒人能了解她問的:

  「有沒有見過像我模樣差不多的人?」

  「如果不是煉成神功,為何她一出手,全對著脈門穴位要害進攻。你看那個大塊頭,他的小弟弟、氣門、喉嚨、雙眼,全受傷了。快狠準呀!」

「聽說大塊頭,看了別人的『全相』,又真咎由自取的!先犯人者總是不對啊!還聽說,她睡覺是不閉目的!」

「吓?」

除了雙目烔烔發亮之外,Alice在面罩下,全都是謎一樣的!

Alice!你還在睡,醒醒嘛?」

2. 千金小姐Alice

  「Alice小姐!不要嚇我,你可好嘛?」

  Alice把自己倒吊在床上的鋼枝上,藉雙腳作支點,像蝙蝠一樣。不同於蝙蝠的是,她以驚人的腰力,把自己的身體抬起來,反覆地做著如此動作。

  「嘩!Alice小姐!不要嚇我,你的腰,可好嘛?」

  「呀!姐!」

Alice轉身隨口說,打了一個空手翻,輕盈地落地。姐來了一年多,改不了口叫小姐,叫Alice也要在後加上小姐。但作為下人,在H城南區向海獨立屋工作,姐怎也改不了的習慣------老爺和小姐!

  Alice剛剛從西藏回家,她笑說學神功去;之前到西藏去學密宗,常常倒吊自己,說是鍛煉身體。

  「Alice小姐!十九歲生日了,有甚麼生日願望?」

  「Daddy呢?」Alice笑著迴避問題,只追問父親行蹤。

Alice的父親是Philip Hillton,就是上市公司旗艦名牌百貨專門店Philip Hillton的主席。有錢有面有權勢,但妻子早死,也不娶了,只專心一致地做生意,還有的是寵愛他的掌上明珠Alice。但Alice又往往讓Philip Hillton心驚膽跳的,因為Alice從小時候就喜歡高危運動, 一頭短髮,滿身陽光氣味。小時候,在別苑私家泳池中閉氣潛泳,竟超過三分鐘也不用上水面呼吸,把Philip Hillton父母也嚇了一跳。  

Alice!不要嚇我,你可好嘛?」

父母立刻帶她看醫生去,醫生說看過X光片嘖嘖稱奇,還向她的父母道賀,只說她體格精奇,異於常人,將來可能成就一番偉業。但做父母的,只希望子女健康成長,將來繼承家業並發揚光大,那就是最好的了!Philip Hillton本身也極愛運動,五十多歲竟也强如小伙子,隨隨便便十公里山跑,一點也臉不改容!

可惜的是,在Alice九歲升高小的那一年,發生了一件事情,改變了Alice不少想法。她的母親在車禍中去世了,當時駕車待保鏢跟司機也慘死當場。他們駕的野馬房車被大貨車給撞砸了,野馬房車出名安全一流,但也給撞毀了!最諷刺的是,繫緊安全帶的坐在後座的母親,是被帶子勒斃的,帶子不知何故鬆脫,卻到頸項處勒緊,死因是窒息。當時,Alice也在車上,卻在千鈞一髮之際,她鬆開安全帶,打開車門,徒手打了幾個空翻,站在對面線上,看著車子給撞砸了。Alice,竟然只是手腳擦損,落地作支點的左手手骨骨折,僅受輕傷!

  「Alice!不要嚇我,你可好嘛?」

  父親到醫院探望她,最奇怪的是,她本來就沒受重傷,卻昏迷了三天。醫生解釋不來,只推說可能是受到腦震盪,也照過X光片,腦部完好無缺的。

  「Alice!不要嚇我,你醒醒,可好嘛?」

  Philip Hillton承受著喪妻之痛,女兒又受傷,加上忠僕慘死,身心俱疲了。他在自言自語地說話,再有錢也沒法救回妻子的生命。  幸好,奇蹟出現,Alice三天後醒來,很快就康復。在這三天,女兒Alice能醒過來,Philip Hillton居功至偉,不眠不休地在Alice身邊照顧及喁喁低語。此後,Philip Hillton埋首工作,但對女兒Alice少了理會,或許她更加獨立及自理能力極佳的緣故。

其實,女兒Alice長得很像母親;Philip Hillton有時候會有錯覺,以為他的妻子重生,就像有這樣的一次情景。

  「Mabel!是你嘛?你回來了嗎?」

  「Daddy!是我呀!我是Alice呀!」

不止一次,Alice在父親書房中找書或甚麼的時候,在落地大鏡子前,倒影了Alice的影像,像極母親。

  「啊呀!是Alice,你穿了母親的直身裙子,所以……

  「是父親你送給母親的直身裙子,所以……錯認了嘛?」

Philip Hillton站在鏡子後面,雙手搭在Alice上,深呼吸了一大口氣,緩緩地說:

  「是你母親的氣息!」

  「母親的氣息?」

Alice帶點憤怒地反問,卻不知何故。對於Alice來說,母親的形象太渺遠了,印象也模糊了。畢竟,九歲時的事情,誰又在意記起?

  「嗯!Alice,你又長高了,頭髮短了更像男孩子。」

  「Daddy!你喜歡我像男孩子嘛?」

    在鏡子前面,Alice轉過身來,雙手直直地向上交架搭在父親的肩膊上,像情人般問道。Philip Hillton無意識地想把雙手攬住Alice的纖腰,卻看見了鏡子中的自己。

  「Mabel!?」

脫口說了一句,隨即,Philip Hillton退後了兩歩,推說頭痛離開,當晚坐了私人飛機,說是到C城開會去。

  「Alice!你醒了沒有?」

Alice望著鏡中的自己,問道。

發表於2015.6.25
留言(0)
博客名稱 :
東京小子
網誌名稱:
tokyoboy
使用天數:2,087
按月份瀏覽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2018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