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01.2008

「偷」來的貓和狗------大埔富善街

環球旅遊   藝文創作   寵物日誌  
標籤: 大埔  街道  平凡  人性 
 

是大埔墟的富善街,街內不少商販養有貓狗,有空我會來逗逗牠們

「偷」來的貓和狗

       大埔車坪市集街,內有文武帝二廟,外近鐵路博物館,加上一整條街都有賣水果、食物、衣履衫褲的商販,所以除了街坊街里之外,不時看見來自四海的外國遊客的蹤影。不過,我似乎跟那裏的人無緣,卻跟那裏的貓貓狗狗很有緣份。

      我愛貓狗,不過地方狹,陋室之內,一人尚可,若有他人或貓犬,似乎太為難了。而且生計逼人,自己尚且自顧不暇,哪有閒暇來照顧貓犬。於是每次經過車坪市集街,我總愛留意那些家貓和家犬的蹤影。粗略估計,那裏的商販一共飼養了五頭狗和十多隻貓。

      向著太和村方向的街頭,有一黑一黃的兩隻唐狗,黑的是雄性的,黃的雌性的。起初,我以為兩隻狗的地盤就在街頭附近數十米的範圍;後來有一天,我發現兩隻狗竟然一起「拍拖」逛街。從大埔街市到大埔中心的巴士站公園,對狗來說,範圍是很大。有趣的是,牠們竟然能夠通過太和路的十字街頭,那裏一叢叢的紅綠燈此起彼落,牠們安然無恙地通過,就是效法路人一樣,見紅燈停見綠燈走。其實,牠們又怎會懂得看紅綠燈,相信只是「工多藝熟」,看著路人走就走,路人停就停吧!不生意外,天命所然,牠們是天生天養的,怕甚麼!

      懶洋洋、對人不理不睬的兩隻花貓(它們一隻叫「豆豆」、「肥貓」),是藥房雜貨店的。懶洋洋地躺在貨物上曬太陽,是牠們每天指定的養生工夫,尤其冬天,看準有太陽的地方才躺,真是懂得享受。兩隻花貓似是孖生的,不易分辨出來;尤其牠們身形都是胖胖的,兩隻並排蹲坐著,根本不知道如何分辨。起初,我以為只有一隻,後來日子久了,才發現原來有兩隻,身形是胖胖的,還是毛色都差不多。最近,我又發現原來還有第三隻;我揉一揉眼睛,看看自己有沒有看錯。每次經過,我都摸一摸牠們的頭,但由於分不清誰是誰,所以我總想問。但因為他們是做生意的,我每每只看貓又不光顧,所以不好意思問東問西了。後來,我藉故買東西,他們才勉強答我有關那些花貓的事情。不過,光顧金錢有限,又不能常常光顧,所以通常能摸一摸貓兒,我已是心滿意足了。

      最開心的,是牠們跑出街外去,來到魚攤子前,並列蹲坐,一直仰頭看著魚攤子上的魚兒。那一幅兩隻肥貓並列蹲坐的圖畫,而今仍歷歷在目。我看過主人餵牠們貓糧與奶,牠們當然津津有味;但原來,貓始終是喜歡吃魚的,即使那些都是活生生的魚兒。

      最有趣的,還有一隻都爹利狗和一隻花貓,牠們是街尾近鐵路博物館賣蔬果商販的寵物。每晚臨近街市收場的時候,那隻都爹利狗總會蹲坐在花貓的身旁,牠們也總是一聲不響地蹲坐著,等候主人在收拾攤販子。每次我經過,總愛摸一摸花貓的頭,說是遲那時快,都爹利狗也總愛撲上前來,為的是爭取我也給牠撫摸。一次如此,日復如是,只要我一摸花貓的頭,只要給狗兒看見,牠就會撲上前來爭寵。總之,要你先給牠摸頭,卻又似乎不准你撫摸花貓的頭。究竟是出於妒忌,還是出於保護,那隻都爹利狗的行為,我不大明白,但就可以讓我樂在一時了。

      原來,快樂很簡單,就是摸一摸貓兒的頭,也讓我感到心開了。是否應該養一頭貓或狗呢?我心中仍有疑問,但是我總覺得幸福是「偷」來的才會懂得珍惜的。於是,那些貓貓狗狗,仍然暫時寄居在長街裏,讓我每天偷偷地看看牠們,保持那種幸福的感覺。

2008/1/3

這是文武廟,在大埔富善街之內,廟祝養有三隻花貓

下圖是大埔墟鐵路博物館

發表於2008.1.03
留言(1)
  • 國人
    你係唔係住係大埔嫁......... 我住左十幾年都唔知有d咁事既,定係你視力好過我呀.......
    10/10/2009
博客名稱 :
東京小子
網誌名稱:
tokyoboy
使用天數:2,433
按月份瀏覽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