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07.2010

驚情四百年5(十年寫作有感之作)---命運之旅,是喜是悲,揭開謎一樣的戀情

驚情四百年5

5. 失落的世界與謎一樣的愛情

     「咦?你為甚麼會知道庾家後人的事情?」慕容朗轉身,按著胸口口袋的錦囊問。

  「庾家的大本營就在天山山腳興安鎮,這是修羅道人所知道的;問題是......。」玲瓏頓了一會。

  慕朗容帶點疑惑地看著玲瓏,玲瓏望一望慕容朗的俊朗面孔,嘆口氣地說:

  「地方的械鬥,連中國地方政府,以及公安也只是扮作視而不見,為的是一片和諧。或者,去到才給你詳情說明。」

  此刻,慕容朗心中充滿疑竇,庾家的分裂?玲瓏的欲言又止?以至眼前人的一切,俱是謎一樣的......

  飛機飛過中國的上空,很快到達了省府烏魯木齊的機場,再乘車子經過百公里的山路,山路崎嶇不平,根本是謎一樣的地方,沿路慕容朗暈車,嘔吐幾次。他埋怨玲瓏說:

  「既是修羅道人,為何不用空間轉移等等法術?」

  「如果這樣耗盡真元,我們很快沒命的,又哪有人肯修行去消滅幻獸;況且你看庾曦,為了喚醒你的前世今生,不惜耗盡真元,或許到了興安鎮,我們會明白箇中的原因。」玲瓏沒好氣地說。

  玲瓏看著慕容朗嘔吐的可憐相,既好笑,又好氣。但,心中的好感卻是與日俱增的。

  可是,就在到達興安鎮前二十公里處,卻見崎嶇山路上架起了路障與柵欄,是公安架設的,還有軍人在駐守,顯然前面有事發生了。司機在遠處停車,向慕容朗他們表示不欲跟中國的公安武警有任何牽扯,免生無謂的麻煩。

  「那我們只好走路好了。」玲瓏無奈地說。慕容朗付了鈔,給玲瓏笑著說:

  「不如,現在運用你的空間轉移轉身......」慕容朗還沒說完,就給玲瓏瞪了一眼。慕容朗扮了一個鬼臉,向前大步前進。

  「笨蛋!你想走向他們說明甚麼呀?難道你想硬闖,他們可是有輕機槍的軍人呀!看來還得要登山涉水一番不可了。」玲瓏指著後方拐彎處,向慕容朗說著。

  於是,慕容朗倆,用繩索往山坡走下去,沿著水路,根據司機的指示及地圖的所指,向著興安鎮走去。入黑後,山路難行,邊喝水邊吃乾糧邊走路,連一向有大量操練的慕容朗,也感到吃不消了。這些山路根本不是人走的,但即使有爬山車,看來也是派不上用場的,興安鎮真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嘛!慕容朗不禁疑惑起來。

  終於,在黑暗樹林深處,看見前面一絲火光,慕容朗倆爬在山頂上,手攀著樹幹,看見山下一片阿鼻地獄的場景,幻獸四處殺人,玲瓏非常奇怪,因為幻獸較少主動出擊擾亂人間的,為何......已趕不及提問,她拿出宵練劍凌空躍進山下去,慕容朗不禁搖頭,跳到附近的樹叢去,藉著樹蔭的彈力,卸去部分的衝擊力。幸好,全副裝備的他,靠著繩索和工具如飛地向下奔去。

  那邊廂呢?玲瓏的出現,給被幻獸追擊的落荒而逃的武裝村民帶來了扭轉乾坤的力量,宵練劍本是古鈍質樸、毫不起眼的,但見用於幻獸之上,卻靈光一現,活像一把舉世無匹的神兵,讓落後遠處的慕容朗看得目瞪口呆。

  先是紅色的火焰---紅之焰,擊退了面前撲殺過來的幻獸---一個一個血盤大口的四腳獵豹的動物;然後四面圍住玲瓏的過百隻小型幻獸像巨蛇一樣,飛向玲瓏的四周。青色的一片,是青龍雷擊---青之龍,一連串的電光,飛向四周的妖蛇;接著是土地上鑽出來的單眼巨蟹,成千上萬的向四周的人和玲瓏撲過去,玲瓏使出宵練劍左右齊開,一片霜雹把四周凝住了,白色的世界是白霜,立刻把成千上萬的單眼巨蟹全數註銷了。

  慕容朗從樹上趕過來的時候,不少村民卻都向他的相反方向跑過去了,慕容朗看見一隻單眼巨蟹向他撲過來,立刻拾起地上村民掉下來的大刀把牠解決了;接著第二隻又撲過來,第三隻......慕容朗提起大刀亂砍,像失了理性似的。

  「慕容朗!慕容朗!牠們走了,不用再砍了!」玲瓏大喝地說著。

  「我去幫村民連起結界,以及封合和堵塞幻獸的次元空間,你去看看其他村民吧!一小時後,在村莊的那瞭望台下等待。」玲瓏一溜煙走了,慕容朗隨即轉身吶喊,問出誰是村長或可以下命令的人。

  倏地,從一群婦孺身旁,走出一個身材高大的鬍子大漢,是典型北方的大漢子,呼著氣嚷著說:

  「我是村長的兒子。」

  「這裏是興安鎮嘛?」慕容朗問道。

  「咦?你是庾家後人?」

  「是,庾勇,你是誰?」深秋的北方已讓人的口呼出了氣來。

  「我是受託於庾曦而來的......」慕容朗還未說完,庾勇搶著又說:

  「甚麼?我們的祖師母庾曦,你是慕容朗?」

  慕容朗點頭。庾勇立刻趨前,激動地按著慕容朗的雙肩說:

  「你來好了!祖師爺慕容俊的骸骨被人盜了,我們把祖師母的骸骨立刻隱藏起來,村莊失了念力而守護不了,還有幻獸的攻擊......」庾勇說著,一臉無奈。

  庾勇邀請慕容朗進村鎮去,一起到村公所內開緊急會議,說明現今的一切情況;慕容朗心繫玲瓏,但庾勇說會派人請她到村公所去,所以不用擔心的。

  到了村公所去,庾勇和慕容朗坐下來;庾勇又著人加緊巡邏,村公所的人們都提起武器,嚴陣以待似的。庾勇一坐下來,就說:

  「我們這裏,本是與世隔絕,與世無爭的。即使如今現代化了,你看!我們還是那麼樸素的,這是遺訓,也是祖師爺母---庾曦和慕容俊的保佑;所以,我們村人絕少病與心靈不安的。可是有天,一個叫庾芸的人來了,說要拿回慕容俊的屍骨,從此之後,庾村和鄰村慕容,就像勢如水火一樣,兩村本是同根生的,人口也有了一定的數目,一向自給自足,不假外求。後來因為械鬥,曾被公安武警驅散;又後來竟有幻獸出沒,以訛傳訛,他們就封鎖了村莊的出入口道,任由我們自生自滅。這樣的內鬥一日不除,他們都不會給我們進出的,事情真是一發不可收拾了,怎麼辦?」

  慕容朗一聽見庾芸,汗已流出來了;不是跟我有七世姻緣的人嘛?為何會這樣的?那一把消失了的聲音,難道第七世的庾芸,已忘記了我;但她又為甚麼會跑到這裏來,更盜取了慕容俊的屍骨?這是甚麼的一回事呢?慕容朗一面聽著庾勇的話,一面沉吟思考。

  忽地,外面報來,庾勇父親庾信失蹤了或被殺了,庾勇傷心過度,昏了過去,給人扶進後堂休息去了。這時,玲瓏被人領了過來,玲瓏一見慕容朗,立刻建議說:

  「朗!結界已封好,應該暫時不會再有幻獸攻擊村民,不如夜探慕容村情,看看情況?」

  慕容朗按著胸口口袋的錦囊,想起緊急時可使用它的。

  如果你是慕容朗,你會如何做?

A. 先歇息一夜,看看錦囊有沒有妙計或線索。

B. 答應玲瓏的請求,身入虎穴,探箇究竟。

 

發表於2010.7.16
留言(0)
博客名稱 :
東京小子
網誌名稱:
tokyoboy
使用天數:2,306
按月份瀏覽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