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07.2013

天聲人語(第一部)------序章:金毛鼠的陳情

天聲人語1

序章:金毛鼠的陳情

  在H城最旺的地方,紅燭光的陰影中,眾聲唸唸有詞,各有各的咒語,似在咀咒,橋底的空間有限,擠滿的不少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在霓虹燈光下,面容是嚴肅卻隨霓虹光影變色且扭曲似的。城市初夏,人們已穿上短袖衣褲。在這H城內,人聲嘈雜;鮮有人會留意到,天籟的聲音。

  「您好……

  「Nice to meet you……

  「こんばんは……

  在來自不同國度的眾多人語中,豈止兩文三語;但,聽不見箇中的內容。只見到一張一張大口在一張一合,聲音所形成的語言,對來說,不堪入耳。只有天籟的「嗡嗡……」,卻一直讓他在靜心。他,高個子,雙眼清明,長長及肩的頭髮,加上一身黑衣打扮,跟初夏格格不入,而且有著流浪者的況味。

  ,突然停在一間寵物店的櫥窗前,玻璃窗內有一隻金毛鼠,正在向他說話。其他人當然聽不見,但聽得很是明白的,不但知道金毛鼠歷盡艱辛且被捕獲才來到H城,而且還曉得在H城酒色財氣的旺區中,有一個少女,應該正在危險之中……

  在H城酒色財氣的地方,入夜後的霓虹燈,讓紫醉也金迷,讓燈紅也酒綠。XXX夜總會、XXX桑拿浴室等等的閃爍光影下,進進出出的盡是紅男綠女,一身酒氣煙味,混和在空氣中的,也盡是銅臭。臉容是,疲倦的、扭曲的、誇張的、小丑的、惡煞的、無奈的……被突然如來的大雨,狠狠地淋過正著。狼狽不堪的、連跑帶叫的,都一哄而散了。橫掃了眾生的迷情興致,換上了天籟的雨聲,淅瀝淅瀝……嘩啦嘩啦……七月天的人汗臭味,頃刻被雨水洗滌,地上露出了陣陣霧氣似的。雖說入夜了,但地面被曝曬了一整天,城市熱氣更因人群汽車眾集散不開,藉此大雨,反而得到了像是羽化昇華。

  一間食肆一間酒吧一間夜店一間時鐘酒店,是毗連並列的,間隙處有後巷,瀑布般的雨水,從簷蓬倒流下來,一隻一隻灰灰黑黑的老鼠,藉著雨勢敢於走到街上來。在舊區的舊式大廈門外,一堆一堆的「盛裝」女士,袒胸露臂在菌集招搖,吸引了狂蜂浪蝶的流連。在大雨下,人和獸一時間也不易分辨。只有天聲,在狂怒!在雨聲中,人也無語似的。一個楚楚可憐的女子,身穿紅色連身超短裙子,臂上挽著一個小黑色提包;被人捏著手臂,邊走邊罵。在舊式大廈一閃紅一閃綠的霓虹招牌下,連拖帶拉地被暴力對待,拖出了舊樓梯的出口。

  那個女子,在哭泣,是一種被逼迫、受折磨及屈辱的哭聲,根本不須語言來說明,或文字去形容。

  紛總總兮九州……何壽夭兮在予……一陰兮一陽……眾莫知兮余所為……

  一隻老鼠走到街上來,像唱詩似的,唸唸有詞;吱吱喳喳的,反卻是那些袒胸露臂、菌集招搖的野獸似的人。其中,有以野獸的眼光望向那個女子;儘管她被逼迫、受折磨及屈辱地,在哭泣。然而,沒有理會及同情。

  「真沒用……叫你服侍客人,你就要生要死,XXX」咆哮聲混和雨聲,大得連街頭巷尾都聽得見。但,對附近的人而言,似是麻木了。

  「喂……誰呀,找一個上樓服侍客人去,X你XX」咆哮聲又像野獸一樣。

  雨很無情,狠狠地打著醜陋的大地,四周視野是矇矓的;但那個咆哮聲,邊走邊說粗言穢語,任誰都會知道他正在走向那堆袒胸露臂、菌集招搖的野獸似的人處去。暗泣聲與咆哮聲,經過暗黑的後巷處;從側面走出一堆灰灰黑黑的活東西來,頃刻把那個在咆哮的人給活埋似的!

  那個本來在哭泣的女人,嚇得跑開了,其實她是被人拉開了的;她的血色的雙眼,看著那個本來在咆哮的人,瞬間被一堆灰灰黑黑的活東西吞噬了似的。而跌在她身邊不遠處的,是一隻很大很大的老鼠。牠,很快又衝到那堆活東西中去;被吞噬的瞬間,從那個人身上噴出的血柱,像火山爆發一樣,由頭噴射出來,但很快被一堆又一堆灰灰黑黑的活東西吞噬下去了。口,被黑色的老鼠塞滿了;肛門,也穿進了老鼠來。噴出的血柱,爆炸似的。加上,雨水不斷的沖刷,血水很快流向渠道去。不遠處的人,可能因為雨水加上適時的雷聲及閃電,根本無法看到大鼠噬人的一幕。

  「係我呀!東東……麗娜!」

  「你是誰?……」那個哭得死去活來的女人,整個化妝都已溶化了,露出了天真樸素的疲倦臉容。

  雖然驚惶失措,但麗娜卻知道得救了,加上有人封著她的嘴,頃刻間也說不出話來。原來,她不知道甚麼時候,是在瞬間?她被帶到遠離肇事現場的地方去。雨勢,也慢慢地減弱了。

  「係我呀!東東……麗娜!」

  說話的是站在一個高個子的年青人的膊頭上的金毛鼠!

  麗娜藉著街燈的光線,認出了自己飼養的寵物──金毛鼠。但奇怪的是,說話的不似是那個高個子的年青人,怎會是金毛鼠?是一時聽錯,還是因為雷雨和曾受驚嚇的關係?

  直到高個子的年青人站到跟前來,麗娜更清楚地聽見:

  麗娜麗娜!我係東東,你沒事吧!……

  麗娜僵直身子,不能走動,卻看見及聽見了──高個子年青人的膊頭上的金毛鼠在說──人話。

  「原來!真是東東!」麗娜又在哭起來。

  「麗娜!你先聽好,不要哭泣!這是匪夷所思的,但卻是真實的;讓我能跟你說話的,是我身邊的大哥,他叫大哥能聽得懂我的話,我讓他知道你身處險境……

    麗娜不再哭泣,用上大大的清明雙眼,看著高個子年青人,以及他膊頭上的金毛鼠……

   麗娜!當天,那些衰人把你帶走,我就知道你會有危險及可能被騙的。我經過千辛萬苦,才能跑到這裏來跟你見面。大哥很厲害,能聽得懂我的話,能驅動跟我同類的鼠類,多虧大哥跟大哥的幫忙,終於見到你了。麗娜!你聽好,既然你的父母已亡,不要回家去了,你的兄嫂都不是好人,他們是幕後主腦,想獨佔家財,不想你回去的。」  

  麗娜心知肚明,兄嫂為爭家財,當然不想她在家中。但萬萬想不到的是,他們竟會連同外人來對付自己,以為古代爭產才有的劇情,[1]想不到今天也會發生的!麗娜性格柔順,怎可能抵擋得住兄嫂一個又一個的詭計;更想不到的是,他們竟會痛下如此陷阱?

  麗娜!你不要回去了!他們在你走後不久,竟然散佈謠言,說你挾帶私奔,貪慕虛榮,跑到這裏來自甘墮落……總之,都是很難聽的謠言!」

  「但既沒有金錢,又沒有出入境護照,全都被人扣起來了,怎麼辦?」

麗娜一時感觸,又哭起來了。

  「不用怕,你看!救星已到了!」

  是那隻大如貓兒的老鼠,口中唅著一本薄薄的本子,跑到這裏來了。

  「多謝你,鼠大哥。麗娜!你的護照已到了。還有……

    只見一群老鼠走近了,把一叠又一叠的鈔票,放在他們的不遠處,麗娜趨前低身拿起那些鈔票,很厚很厚的一大叠,有些水濕的。

  麗娜一站起來,金毛鼠跳到麗娜的膊頭去,麗娜用臉兒輕輕地撫弄金毛鼠的身軀。心轉神回的時候,麗娜想到應該多謝那個高個子的。然而,已消失了。雨,又再大起來,從淅瀝到嘩啦,視野模糊了,像一場夢,麗娜走到路邊簷篷處,手拿著的鈔票和護照,卻又是真的!只是,膊頭上的金毛鼠,只能吱吱吱吱,再也不能說出半句的人話來。

  [都市日報專訊]昨夜,在H城的某區,發生了駭人聽聞的兇案,一名色情販子失蹤,至今仍未尋回……而據報,色情販子失去了一大筆現金;消息人士透露,這次事件懷疑是「黑吃黑」……

  [快快日報報道]……據目擊者說,有鼠患為禍H城某區鬧市,把人畜傷害,又搶去金錢,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至今仍有人失蹤……但未能有證據作實……

 

曰:在這個笑貧不笑娼的世界中,我仍然願意相信有逼良為娼這一回事。至少,這想法讓我面對眾生時,稍能寬容慈悲!



[1] 漢詩有<孤兒行>曰:願欲寄尺書,將與地下父母,兄嫂難與久居。

發表於2013.7.18
留言(3)
  • red_yellow
    謝謝, 時光過得快, tokyoboy 兄創作不少啊。 先看小說, 很聊齋呢。
    25/07/2013
  • 菊主
    遺世獨立的月。
    02/08/2013
  • Michael
    善惡到頭終有報!
    05/08/2013
博客名稱 :
東京小子
網誌名稱:
tokyoboy
使用天數:2,404
按月份瀏覽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