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天數:2,514天
有馬二
博客簡介

文藝廢青,憤世疾俗,志願毀滅世界,一拍兩散。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推薦該博客文章
  • 148558
    累積瀏覽量
熱門文章
  •   睜開雙眼,清冷的房間透來絲絲晨光。志傑撐起床,第一時間聽到嬰兒刺耳的哭聲。他立即彈起來,右手仍然握住流動電話,舉起來一看,正是早上六時半。   那場會議太浪費時間,害他晚了起床。他將手機隨便扔往床,沒時間疏洗,直接衝至嬰兒床那邊。   一位年約半歲的嬰兒高聲啼哭,志傑摸摸尿片,小心翼翼打開,果然是拉屎了。他冒頭探向客廳,靜幽幽的半個人都沒有,只好嘆一口氣自己為嬰兒換尿片。這些工作對他而言已經相當熟手,迅速包裹好舊的尿片丟掉,為嬰兒洗乾淨屁股,同時包好新尿片。看時間也差不多,將昨晚溫熱在飯鍋的奶瓶取出,如今冷卻成常溫,直接交給他喝便可以。當然牛奶只有四分一份量,在她喝完前先一步刷牙洗臉再煮好早餐,然後餵給她吃固態食物。   牙刷的刷毛幾乎開叉,但只用了不足六個月,這麼快換掉太浪費,總之勉強能用的就繼續用下去。鄰旁的牙刷卻幾乎全新,「那個人」似乎仍未打算拆開來用,畢竟「她」常常不在家。   志傑以清水抹抹臉,走入廚房打開雪櫃,幾乎空蕩蕩的。昨晚的剩菜都沒有,只有幾枚

     

    arimani 148,558

  • 榮幸參與 WeShare 為食兵團的活動,這次試食目標是美心的奶黃月餅。平常都是吃傳統月餅,鮮有這類新式月餅,令筆者誠惶誠恐,拍攝時盡量取最好的鏡頭,未敢造次。 盒內分上下兩層,每層四塊月餅,上下合共八塊,全部獨立包裝。 每塊月餅體積不大,都是兩隻手指可夾起,但要吃兩三啖才解決。與其說是月餅,不如說是迷你點心。每份獨立包裝都有防潮包,包裝太密實,難以徒手撕開,需要剪刀輔助。 餅餡重奶黃味,如同奶黃包,蛋黃味少,甜度適中。棄潮式酥皮改粵式焗皮,多添抹一層油,令「美心」經久拋光。外層不易鬆脆,皮餡一體無分離。嚼之未覺香滑,個人口味取向。 =評分= 包裝:4 味道:3 口味:2 整體:3

     

    arimani 148,558

  • 美國的 Klipsch 品牌一直有不少捧場客,最近他們推出一款少於一百美金的低階耳機 R6m 。相對於 R6i , R6m 是專門針對 Android 裝置而製造。搭配廠方提供的 Android App ,可以發揮更高的音質。為了如實反映其質素,筆者亦特別準備運行 Android 的 MEIZU MX4 及 Neutron Music Player ,配合幾首無損音樂測試。 耳機包裝簡單實際,附有方便的開封打孔口,購入後可以即場徒手便捷撕開外盒,毫不費勁。 全部物品包括耳機、配件及攜帶套皆收納整合,一經取出便能使用。 耳機尺寸很小,很輕巧,淨重 15.2g ,不會對雙耳造成壓力。線材選取扁線設計,不易纏結。插入耳道的前端稍稍傾斜,能夠較好地貼合耳道輪廓,配合可調節的收束位以及衣夾,幾乎不易滑落。 左耳塞下附有一個單一的功能按鈕,但只具有暫停/播放樂曲,以及免提通話功能。如果想調整樂曲音量,仍需要在手機上操作,算是美

     

    arimani 148,558

曾刊登專欄的文章

香港貿發局香港春季電子產品展暨國際資訊科技展 2015 博客導賞團

筆者榮幸於四月十二日參加貿發局為春電展舉辦的事前博客導賞團,優先於開場前觀賞好幾檔的產品介紹及發佈,總的而言本年各大小開發商的產品仍然離不開環繞智能手機的功能與服務擴充及優化。相比過往少一點離地,多一點實用。筆者挑選幾款醒目產品,絕對能吸引大家目光。 於 5F-G11 的 Thine Creative Limited 展示的新款智能電子鎖,採用與別不同的光學技術,對準位置掃描電話螢光幕中閃爍的鑰匙代碼,即可無痛開門。由於鑰匙可以轉發給他人,設定使用時間,可以實現無人自動操作,用途廣泛。開發商亦積極推動酒店客房大門,公司夾萬鎖,都可以統一依賴本系統一口氣操作幾部 iPhone 及開門權限,極具發展潛力。美中不足暫時只支援 iOS 及 Android ,而且要求必需安裝專用的 App 才可以使用。筆者心想若然用家不是 iPhone 或 Android ,甚至沒有智能電話,也就無法使用系統。而且內置的電郵傳送也有隱憂,似乎沒有提防有

《 Shadow Web Online 》 第貳章 #4

  「可是我也勸過他幾次了,就硬是不願意聽。」   志傑也是網遊老手,這類只重外表不重實際的玩家也不是沒有遇過,由根本上他們玩遊戲的心態已經與一般玩家截然不同。似乎哈雷伊斯沒有甚麼教導經驗,也不懂如何處理,結果問題一直拖著,變成單純拉著兩位新人刷任務收素材。尤梨娜還可以,瞧她動作及裝備應該對網遊有些經驗,只要略加指點很快上手。問題就在卡門……   「那傢伙莫非是女生?」   「你說甚麼?」   「不……沒有沒有。」   志傑玩網遊很久,這類角色多數是女性玩家才會出現,反而男性玩家重實際才不會這樣子。而且由哈雷伊斯的口氣來看,估計「她」應該是男性玩家,當然難以溝通。   「也不是沒有辦法,雖然很罕有,但重型戰士的方向未嘗不是可以。」   主打一擊必殺,將所有威力集中在一招之上,這類重型戰士在 SWO 中算是少數。能夠活躍全賴有良好的伙伴替他製造機會,不然單刷上並沒有廣泛性的優勢。然而如果練得好,單發物攻

《 Shadow Web Online 》 第貳章 #3

  當知道松崗居然花了整整一天將大部份初期新手任務都一一完成,志傑即時臉露不爽地問:「你還以為自己像以前是學生嗎?居然一天到晚不是吃飯就是上線遊戲,好叫人羨慕……等一會,你不用上班工作嗎?」   「誒……實不相瞞,最近失業了。」   「呃……不好意思。」   「沒關係,又不是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松崗不以為意:「反正我又不急著找工作,當然努力玩遊戲。」   「你這是甚麼見鬼的理論!」   二人一直以廣東話對答,志傑想起身邊的女生,立即介紹說:「這位叫茜茜,是敝公會的優秀奶媽之一。這次遠征她沒有參加,而是留在公會中,今天也會隨我們一起行動。」   「啊,你好。我叫克里斯,很高興認識你。」   「克里斯是誰啊!」志傑吐糟道。   「就是我的洋名唷。」   「從來未聽你提過!也從不知道你有這個洋名?」   志傑罵歸罵,倒沒有唸出他的真名。網絡世界本來就沒有規定實名,這